广告位
自定内容

当前日期时间
自定内容
产品搜索
 
汉风唐韵——汉唐鞍马艺术之嬗变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5-11-27 13:51:40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在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中,马曾经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。历史上人类的迁徙、征战、生存几乎都离不开马,古代战车和骑兵的出现甚至改写了民族历史发展演变的进程。马的正义忠诚,威仪矫健,自由飘逸,驯良智慧使其成为灵性和美的化身。
  在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中,马曾经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。历史上人类的迁徙、征战、生存几乎都离不开马,古代战车和骑兵的出现甚至改写了民族历史发展演变的进程。马的正义忠诚,威仪矫健,自由飘逸,驯良智慧使其成为灵性和美的化身。无论是从民族精神还是艺术审美的角度看,马在传统艺术中已经超越了一般生物学意义上的马,被人格化、神化的马承载着人类的信念与梦想,成为民族精神和品格的象征。秦兵马俑的威武严整,汉马踏匈奴的雄浑凝重,唐三彩陶马的高贵华美,无不昭示出中国传统鞍马艺术的独特神采。人与马的相依生死情,激荡出汉唐鞍马艺术的辉煌乐章。



  中国传统的鞍马艺术历史悠久,美术史上以马为题材的艺术精品灿若群星,尤其是汉唐两代堪称我国传统鞍马艺术的巅峰。

  从社会历史和时代背景来看,汉唐两代的鞍马艺术各自呈现出不同的时代风格和文化特征。汉代是中国封建社会的初成期,从秦一统天下到汉王朝的建立,中华民族开始了统一、强盛的大汉帝国时代。“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”!汉高祖刘邦的《大风歌》揭开了汉代历史的新篇章。汉初连年的征战,在血与火的熔铸中,汉帝国站在了时代历史的风口,经过“文景之治”“休养生息”,特别是汉武帝时代的开拓发展,汉代逐渐成为中国封建社会历史上一个强悍伟大的时代。“刀马立国”的汉代统治者深切体会到“治国平天下”中马的举足轻重,北方匈奴边患促使汉代统治者建立起强大的骑兵,出征北漠,安边定远,猛士悍马,威加四方,“马踏匈奴”大型石雕正是这一历史的永恒纪念和写照。汉代造型艺术中军事战争题材占了很大比重,充分发挥其“重威”和教化功能,特别是雄浑壮美、朴拙阳刚的汉马石雕和陶马俑,成为汉代雄强豪迈的理想载体和精神象征,充分昭示着这个充满自信自由和创造活力的时代精神特征。

  唐代是汉以后中国历史上又一个伟大的时代,在初唐角逐中原的征战中,骑兵成为决定性的力量,马的重要性已经被提到兴邦定国的地位,“马者,国之武备,天去其备,国将危亡”。唐代甚至把对马的祭祀列入国家祀典中,足见马的地位之崇隆,唐太宗李世民更是重治骑兵,西域名马岁有所进。至七世纪中叶,唐帝国所拥有的马匹总数已达七十万六千匹之多,崇马养马之风盛极。唐代尚武崇文,自信开放,社会安定,“中国即安,四夷自服”,中外文化交流日益频繁,丝绸之路往来畅通,经济繁荣富足,军事强盛统一,文化辉煌灿烂,时代勃兴,孕育出一个艺术空前繁荣发达的盛唐。



  汉代的鞍马艺术从现存的史料来看,艺术形式和题材还是相当丰富、广泛的,其中以军事战争题材比例较大,其他如狩猎、骑射、车骑出行、宴乐等也是较为常见的题材。就艺术形式分类主要有以下几种:一是大型石雕,以西汉霍去病墓前大型石雕群为代表,立马(马踏匈奴)、跃马造型各异,是汉征匈奴的见证,更是英勇无畏、大义凛然的民族精神的写照。二是近年来先后在咸阳狼家沟、杨家湾、汉阳陵等地陆续出土的陶马俑,形制虽不及秦兵马俑大,但气概非凡,特别是陶马的造型,朴拙大气,传达出汉代文化所特有的风神和气质。三是分布广泛,散见于各地的汉画像石、画像砖,常以鞍马形象为题材,因材质和制作手段的不同而呈现出更富生命力、更装饰、更浪漫的气质。四是宫殿墓室壁画,如内蒙古和林格尔壁画《放牧图》,用笔自由流畅,果断自信,造型概括凝练,大气质朴,充分展现了马的飞动、矫健的情态。

  唐代是中国文化艺术更加辉煌灿烂的时代,鞍马艺术在唐代备受崇尚与重视,并形成了独立的鞍马画科,题材和艺术形式也更加广泛多样。早期同样是以战争和军事题材为主,体现勇敢与尚武精神,盛唐至晚唐鞍马艺术题材逐渐丰富和多样化、生活化,艺术风格更加高贵华美。在美术史上影响较大的有以下几类:首先以早期石雕、石刻造型为代表,唐太宗李世民陵寝墓前的石刻“昭陵六骏”浮雕,传为阎立本画样,李世民赋诗题赞,命欧阳询抄书,刊刻于石屏上方,“昭陵六骏”以其杰出的艺术魅力,悲壮的色彩,豪迈的气概昭示着积极进取的民族精神。二是宫殿墓室壁画,以李贤墓壁画《马球图》、《狩猎出行图》及敦煌壁画《张议潮统军出行图》等为代表。三是绢本的鞍马题材绘画作品,在唐代,爱马、画马、咏马已成世风,画马名家众多,以曹霸、陈闳、韩干、韦偃最为出色,曹霸与陈闳的作品久佚,但杜甫名句“须臾九重真龙出,一洗万古凡马空”(《丹青引——赠曹将军霸》),可见其鞍马画的风韵与神采魅力,传世的韩干名作《照夜白》、《牧马图》等呈现出唐代鞍马艺术的遗韵。另外就是蜚声中外,光照史册的唐三彩陶马俑,高贵雍容,流光溢彩,是唐代鞍马艺术的又一杰出代表。



  汉唐两代的鞍马艺术同脉传承,虽经朝代更迭,却有着相同的雄健壮美、奋发向上的血脉和基因。由于社会历史和文化背景的差异,又呈现出不同的艺术风格特征。

  汉代的鞍马艺术造型夸张,粗犷质朴,雄浑阳刚,简约凝练,“非以壮丽,无以重威”,崇尚“大美不饰”。西汉霍去病墓前的大型石雕,以巨型花岗岩为材料,循石取意,斧凿出马的粗犷风神,大化天成,绝无矫饰,粗砺的岩石雄浑而凝重,原始而阳刚,扑面而来一股摄人魂魄的震撼力;汉阳陵陶马的造型朴拙浑厚,高度的概括夸张,力度内敛,列阵矗立,静穆中透出威严。画像砖、画像石中鞍马形象则显得自信自由,飞扬流动,充满了想象力和生命活力。

  汉代处于中国封建社会早期,较之唐代,异域文化融入相对较少,因而保留着更纯正、更地道的中国意味和气质。汉代艺术包括鞍马艺术总体风格气魄宏大,雄奇瑰丽,风骨冷峻,古拙威严。

  相比较而言,唐代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全盛时期,辉煌灿烂的文化底蕴,自信、自由、开放的世风,异族异域文化的交融,使得唐代艺术更加多元和包容,更成熟,更完美。唐代的宫殿壁画,绢本绘画以及唐三彩中鞍马艺术的题材非常广泛,更贴近现实生活,造型传神写实,气质高贵典雅,色彩瑰丽华美,气度端庄雍容,整体备仪不俗。特别是唐三彩陶马的釉色,随手涂抹挥洒,自然流淌融合,流光溢彩,绚丽淋漓,如梦如幻,臻入化境。唐代鞍马画家韩干以马为师,注重写生,其传世绢本绘画《照夜白》、《牧马图》中马的造型丰满传神,剽悍肥壮,精神饱满,生机勃勃,是典型的唐代风格。杜甫诗赞:“韩干画马,毫端有神,……鱼目瘦脑,龙文长身,……瞻彼骏骨,实惟龙媒”。唐代宫殿墓室壁画中的鞍马艺术无论规模、数量还是艺术水平都是空前绝伦的,李贤墓壁画《马球图》、《狩猎出行图》中,马的造型大气磅礴,用笔肯定流畅,设色浓丽大胆,场面壮观,气势恢宏。

  唐人张彦远在《历代名画录》中评价唐代绘画艺术“灿烂而求备”,这也可以看作是对唐代鞍马艺术风格的概括。唐代在画科门类和表现技法上日趋成熟和完备,是一个集前代之大成,开未来之风貌的时代。

  汉唐之后,特别是明清以降,传统艺术渐趋文弱伤感,奔放进取的鞍马艺术逐步衰颓。追忆汉唐雄风神韵,目的不仅在回味,更在于重新审视传统,以期在当代艺术中融入汉唐文化的传统血脉与基因。汉唐鞍马艺术“诗化”的品格,不仅表征着那个伟大的时代,更启迪着当代艺术自信自由的开拓精神。

  参考文献:

  《解读画像砖石中的汉代文化》周学鹰著 北京中华书局 2005年
  《走进汉画》赵承楷、江继甚著 上海美术出版社 2006年

  《唐代墓室壁画研究》李星明著 陕西美术出版社 2005年

  《多姿多彩的陶俑》晏新志著 陕西人民出版社 2006年

  《中国唐三彩》朱裕平著 山东美术出版社 2006年      



   

关注公众平台

联系我们
 公司地址:中国。郑州

 咨询电话:15978409299

 微  信:15978409299

 咨询 QQ:2764182758

 官方网站:

 http://www.jinlancao.com

 微信平台:jinlancaobihua

 博  客:

 http://blog.sina.com.cn/jinlancao

 公司地址:中国。郑州东区

 商都路与站南路交汇建正东方中

 心A座2308室

 工厂地址:郑州市万洪路与中刁

 线交汇东500米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:金兰草浮雕设计公司;   咨询预约热线:0371--56759299,手机(微信):15978409299,官方网址:http:www.fu-diao.com


 Copyright(C)2009-2015  豫ICP备17008189号-2